塔美拉宣言: 給在地球上的新世代

作者:Dieter Duhm(塔美拉創始人), 譯者:賴芬蘭

 

摘自2010年12月的迦薩宣言:

 

『我們怕,在迦薩我們怕被抓進監獄,受審問,被毆打,被刑求,被轟炸,被殺害... 我們年紀雖輕心卻沉重。我們馱著超過我們能承受的沉重壓力,期待著夜晚的到來...在我們之中滋生著革命,極大的不滿和沮喪,如果我們找不到出路,把這股 能量疏導到任何一種能帶給我們的希望中,他就會來摧毀我們。』

 

這是迦薩青年的呼聲,是無望世代的呼救聲。來自地球上許多國家的呼救聲。位於葡萄牙的塔美拉和平研究中在以色列、巴勒斯坦和哥倫比亞進行了各種朝聖計畫。但願以下的文章能給苦難中的人提供新的出路,也給壓抑的能量一個新的抒發管道。

 

我們向全世界的年輕人問好,我們向所有和平運動者和地球上各災區的救援者問好。我們向那些,經常冒著生命危險投入保護人權,保護小孩和原住民,保護動物,保護海洋,保護樹木和所有生命大家庭的同類人問好。我們也向所有面對佈滿世界的全球化和其他方式卻還有勇氣起而反抗的政府問好。

 

這份宣言是給年輕世代,他們在既有的社會中不再有未來;給正在積極為解放而奮鬥的人,給犧牲者的家屬,給多到無法計數,日復一日面對悲痛卻找不到出路,也不再有願景的人們。

 

這個世界正處在過度到地球上另一新生命型式的時期。舊有的專制與階級制度再也維持不下多久了。我們正在經歷大系統的崩潰。在阿拉伯國家的革命,在西方大都 會裡的青年起義,世界金融危機和大規模的失業,越來越多的戰爭和人禍,大多數政府的道德淪喪,國際緊急救災計劃和帝國的地下堡壘,都是越來越接近結束暴力 時代的明確信號。在全球暴力的背後正展現時代徹底變遷的力量。今天起而反抗專制主義的那些人,明天可能就是全然改變世界的見證人。我們向今天在所有大洲為 新時代作準備的人問好。我們向新生的地球共同社區問好。

 

全球的系統轉換

 

促使我們這個時代全球大屠殺的背後是錯誤的經濟系統,對愛和信仰錯誤的想像,錯誤的思想系統和對自然資源無止境的濫用。進化方向的錯誤產生了全球無所不在 的恐懼和暴力,糾結至深凝聚不散更進而腐蝕了人類的靈魂。新的地球共同社區正在進行一場全面的基礎系統的轉換,在每一個領域裡──從人際關係議題到地球整 體療癒的政治與生態的議題,使從全面的恐懼轉換到全面的信任。就連大部分的自然災害都是因錯誤的人類干涉自然循環而導致的後果。系統轉換也就是一場權力轉 換。新的權力不再建立在對其他人的統治上,而是以生命神聖的法則去做重新的聯結。全球目前遭受到浩劫摧毀的每個地方,也就會在那裡產生新世界的第一批細 胞。全世界的末日預言誠然非常可怕,但意味著的不只是毀滅,也意味著覺悟。所有被遺忘的生命聖殿正從舊時代的瓦礫堆中拱起,頓時誕生一個新紀元。新的共同 體是為生命效勞,在『神的葡萄園』裡工作,與自這個宇宙成型就有的最高力量合作。系統轉換會以驚人的速度全面快速進行。只要幾十年我們的子子孫孫就只有在 書本裏才會認識到過往幾千年來的戰爭世代。

 

地球是可以療癒的。有一個世界可以治癒我們的創傷,那是不虛偽的生命世界。還有一個造成生命創傷的世界,那是人類的世界。這兩個世界必須聯合起來,才能阻 止未來的痛苦。人類的世界必須在宇宙生命的基本秩序中被重新安置。療癒的前提是必須要有四項生命的基礎:能源,水,糧食和-愛。這四個生命泉源必須從黑暗 勢力(能源壟斷集團、專制獨裁、教堂等等)的破壞中被釋放出來。這不是一場個人和地方的,而是全球的戰鬥。這是一場在全球生命的力量與全球毀滅的力量之間 的戰鬥。如果生命戰勝了,就不會有失敗者。

新星球的共同社區

 

在世界各地的起義之外,現今還進行一種為拯救地球上的生命的全球運動。他們是從印度教、佛教或基督教的和平傳統產生的的群組,特別是在拉丁美洲和西藏,而且活動的層面從和平,環境保護運動者直到生命追尋者,他們早就知道,在這現存的系統下不會有生命價值的未來。我們注意到地球上來自所有國家新一代的朝聖者。他們不再受到國家、語言、種族、文化以及宗教甚至財富的束縛。他們在戰爭地區進行救助,拜訪神聖現場,在營火旁或青年行館裡相遇,分送麵包和發展一種新品質的社區。就這樣產生所有機構以外新一類的年輕世界公民,一種新型正面的「全球化」。 這樣的歷程慢慢的在地球上擴展並受到支持,產生新一類的中心,我們稱之為「療癒有機生活圈」或者「和平村」。他們提供給朝聖者在青年行館,學習場地和工作坊。在那裡進行的,是為一個非暴力世界社會所需的社會科技、經濟、社會和精神基礎的實質研究工作。這種中心在全世界都遵循一致的共同生活倫理,一份人權和動物權憲章,一份地球上的「修行規範」。以下這八個和平思想適用於在地球上所有的地方:

 

1. 人權與動物權

他們遵循基本人權,不論來自何種宗教、國家或者種族。在他們的近處不容許仇恨,暴力與貶抑。他們並遵循基本動物權:所有動物都有獲得生活空間,糧食,活動,好奇和接觸的權利。 在新的世界裡不再有被支解的動物,沒有被截斷尾巴的狗,沒有為藥品工業的動物實驗,沒有皮草動物養殖場或屠宰場。動物在生命大家庭裡是人類自然的合作夥伴和朋友。動物需要我們的幫助,不是我們的追捕。

 

2. 三項倫理原則

他們遵循群體的基本倫理原則,特別是誠實、相互支持和負責參與整體這三項原則。在以誠實與相互支持的基礎上建立的群體,發展出的力量會強過所有的暴力。信任的力量在於:男人與女人間的信任,成人與孩子間的信任,人與動物間的信任,在一個重新建立原始信任的世界中,不再有恐懼。信任是一個生命被療癒的基礎。沒有比這個遠景更深了:一個由信任統治所有生物的世界。

 

3.性,愛,伴侶

他們在性,愛與伴侶的領域裡也遵循誠實、相互支持的原則。在這個世界上,只要愛是戰爭,就不可能有和平。新的世界消除了所有形式的性別鬥爭。既沒有沙文主義也沒有女性主義。性別地位平等且肩併肩共同為使生命重新統一的目標工作。有關一夫一妻或多配偶制,從一以終或自由戀愛等議題,都不再是意識形態或者宗教上的問題,而是個人發展和所有當事人的決定問題。愛是一種自然程序而不是法律議題。在法律上既沒有要求愛的權利也沒有對愛侶的占有權,但是在女性與男性間的人性部分卻有很大的信任和很深的團結。性必須從所有宗教的壓迫形式,謊言,貶抑與暴力下被解放。她除了用來繁衍外,只有相互的愛,健康和生命的喜悅。她絕對不能在一個人性的世界裡違背伴侶之一的意願而強制執行。

 

4. 沒有宗教壁壘

在星球的群體裡沒有宗教壁壘。在所有宗教之上都由同一個神管理,同一個天和同一個神聖全方位的宇宙秩序。不是教堂的權威,生命本身就是神聖的主管,我們對她效勞,因為我們愛她。神跡不再顯示在聖經裡,而是在某溪流的動態或者在一枝草桿的組成結構,最特別的還是在愛和協調所有推陳出新生命的神秘力量。最高的主體不是不斷施罰的父神而是讓世界所有波動一起聚攏過來『我-點』。這個『我-點』存在於所有的生物。在我們以這種認知下重新遇到的地方,就不再會有宗教暴力。

 

5.恩典:不是仇恨而是和解

這個形成中的星球群體在宣傳海報上給了自己一個名字:「恩典– 自由地球運動」 他們想要以此宣告,遭受的傷害與痛苦不以恨與暴力來回應。痛苦產生一種新的堅毅,而恨則把自己轉變成對生命、和平與痊癒的一種絕決。因為你已經為生命選擇對立,那就不再有中立可言了。這並不是意識形態或對政黨的擁護。由一位以色列母親為她被殺的兒子哭泣而流下的眼淚,和由巴勒斯坦母親為她被殺的兒子哭出的眼淚是完全相同的。而眼淚哭乾,痛苦太大,控告與審判其實都沒有什麼意義了,因為那只會延長暴力的盤旋。在開羅或Tripolis的示威遊行者和朝他們開槍的警察和軍隊一樣年輕,他們原來是可以做朋友的。在哥倫比亞的和平村的和平工作者 San José de Apartadó 和殺氣騰騰的戰士也可能成為朋友,如果他們可以從可怕的強迫系統中跳脫出來。不要報復! 一位年輕的以色列女郎(Michal),遭到一位巴勒斯坦青年的自殺攻擊而致毀容後,她說,如果易位而處她很可能也會做出同樣的事。表現出這種氣度的內在力量是基於很深的認知,我們人類全部都發自同源,經過同樣的痛苦也同樣致力於和平與療癒的目標。.

 

6.生活沒有恐懼

不再怕哪一位敵人,因為不再有真的敵人。印度思想家Sri Aurobindo是一位致力於讓印度從英國獨立而奮鬥的革命家。在監獄中他等著死亡判決。然後Vasudeva (神)對他示現。Vasudeva以獄卒,控告者和法官的形體對他示現。他因不再恐懼隨後而被宣告無罪釋放。這是在覺知的發展上達到了很高的一點。如果人們達到了內在的一個界點,安然而不再以恐懼與憤恨來反應,身體的組織也就因而改變,他將趨於不受攻擊和不受傷害。有一個令人驚訝的奇蹟案例: Jansen信徒在18世紀時候的巴黎,無法被殺害,因為他們不恐懼。在這段時間黑死病更幫了他們一把,因為他們不怕傳染,所以也就對疾病免疫。在集中營裡還傳說,劊子手對他們下不了手,因為他們不畏懼劊子手的威嚇與殘暴。這個秘密至今還有後續:為了日本的核災也有份報告被公開,因輻射而致病的首先不在於劑量有多高,而在於對輻射的恐懼。對當前的和平工作我們謹守一個秘訣:不對惡魔做投射的人,惡魔就碰不到他。惡的威力並不從自己產生,而是得自恐懼對它投射所帶來的相對力量。不再有人對一個惡政權做投射,該政權有就不再有權力。我們戰鬥會勝利還是失敗,取決於我們自身最深層的覺知。如果我們不以舊有的情緒反應,那麼我們就會贏。為此需要高度的學習與一個高遠的共同目標。勝利不是靠集體衝動,而是靠集體智慧。如果一個新的星球運動不受到侷限且無保留的受到支持,就會贏得最高的保障。她也因此會得到最高力量的庇護。

 

7. 水療

水不只是化學物質H2O,而是活的有機體。新世界認識到水的秘密,就像Viktor Schauberger深度描述的那樣。在水裏從宇宙及地球所接收到所有的生命訊息,都繼續被傳導給所有的生物。在健康,充滿能量的水裏存放著地球整體療癒的鑰匙。健康的地下水和健康的飲水是一個自給自足的健康經濟,療癒自然與人類和健康連結新群體與核心力量的的基礎。感謝水自我淨化的能力讓水療比較快實現,只要干擾因素被排除且恢復自然動態。星球群體於是開始在地球上不同的地方為水療發展新的系統。在地球上最貧瘠的地方也能產生水。在智慧的利用水中蘊藏的可能性,在地球上幾乎到處都能形成自給自足的群聚。水,能源與糧食免費任全人類取用 !

 

8. 所有生物的神聖同盟

伴隨著新星球和平群體的是許許多多看得見與看不見的眾生,一起形成生命圈。生命圈的所有生物交織共振,共同形成統一的資訊系統。這個資訊系統透過人類的暴力介入而受到了強烈的損壞。鯨豚失去了方向感,蜜蜂滅絕,不久之前有許多死鳥從天上掉下來。為了讓這個生命圈重新痊癒,適當的治療訊息必須被傳播。這些以信任為基礎所產生的訊息會被一切眾生歡喜接受而且熱切的回應。 我們都看過動人的影片,像巨蛇和嬰兒玩在一起,獅子充滿愛的抱住照顧牠的管理員等等。在塔美拉也有一個由蛇,鼠和野豬形成類似的一種依存 。人類一旦擺脫對動物世界潛在的恐懼,就會以截然不同的態度對應,人與動物間就會像童話書裡一樣的開始合作。一旦第一批群體發展出全球和平的核心訊息,整個動物世界都會來幫助你。鯨豚,鳥,鼠,蛙,蟻等都是看不見訊息系統的一部分,系統把其頻率散佈到整個地球上。新時代的和平群體將為此盡一切努力,和眾生把失去的友誼重新建立起來。為此必須徹底放棄暴力,欺騙和濫用。基本上不再有經濟動物必須為食品,化妝品,藥品,衣服和皮包等等而死或受虐,為人類的家庭而滅絕。越認真這樣實現,痊癒的力量就越強,從這個中心導向全球的發展。

 

全球的成就

如何能把這種全球和平的新系統散佈到全世界並加以實現施?是什麼讓我們那麼樂觀,堅信全球的大屠殺很快就要終止?那是因為認識到,與痊癒世界的力量產生共振的新思想所起的強大效力。我們可以把地球的資訊系統比做一個生物的網路,在裡面所有訊息會傳遞給所有參與者。這個系統充斥著恐懼與暴力的訊息。但是在這傷痛組織的背後卻存在一組完全不同的圖案。這就是痊癒的圖案,我們稱之為 "神聖的矩陣"。地球上只要有少數幾個團體成功的「下載」這個痊癒的圖案,而且把信任與痊癒的訊息帶進全球的網路,這樣就會扯斷全球的暴力鏈。痊癒資訊與神聖矩陣的生命力量連結,並以不可抗拒的威力滲透地球的生命體,造成基因改變進而影響全球的格局,從此在許多其他地方也都會有類似的團體發展出來。一場星球的進程一但開始,就不能讓它停下來了,因為它已與生命圓滿實現的力量合而為一。用這樣的比喻來解釋會更清楚:如果我們把地球視為一體的有機組織,受到輸入痊癒資訊的影響,就像餵給人體的藥一樣。單一的藥品就影響到整體組織和細胞的痊癒過程!轉譯到我們的主題上:單一的 (複合) 痊癒訊息會影響地球整體組織的一個療程。人類將無論在身體或精神上都無能再虐待或殺害共存的生命。

 

提供給時代轉變最主要貢獻的是遠景的力量。真的,我們今天正經歷一個強力遠景的誕生:新地球的遠景!無暴力星球的遠景!新星球群體的遠景!與眾生團結的遠景!時候到了,沒什麼比一個遠景更強。 如果我們這個時代的革命者能發展出一個完美的和平遠景,承受得住所有的阻力,就會有無可限量的實現力。該思想與遠景的力量可以自「看不見的物質」得到解釋。透過思想與遠景建造起一個無邊看不見的能量與訊息場。由看不見的能量與訊息場產生看得見的世界!就像一棵樹是由其看不見的物質的基因訊息所產生。全人類就處在一個新未然的轉型過程。也許與著名的馬雅日期2012年12月21日連結著很有趣的暗示。我們不以神話,而是以科學的意義來看這個日期。在這個時間各天文重大事件聚集而來,此外太陽黑子達到最高的活動量,從而改變了地球的磁場。這個改變也就影響人類基因和自然結構的分子,於是他的意識和個性也跟著改變。這個事情的發展只需要開始的些微推動,當這個推動是與神聖矩陣相聯,就可以進行一場全球規模的基因和平運動。由位於葡萄牙塔美拉和平研究中心所引導的未來預期中,出現一幅耀眼的畫面。馬雅日期不是人類的末日,而是全世界轉換到一個新時代的最高點。

 

塔美拉和「全球指南」

位於葡萄牙的塔美拉和平研究中心,自幾年來為無戰爭的未來,形成了一個研究聚落 (目前有170名居民)。在此產生了這份宣言的想法,也在此實現。為了傳播這個思想而在此創立一所國際大學,也就是所稱的「全球指南針」(Globale Campus)在各洲有其不同的分部。以上所稱的專案計畫的基本考量是與能源,水及糧食的具體的發展工作相關。 形成一個新的模式 提供給人類基本物質而又不損及自然及共生物。如果我們明智的管理地球的自然資源,那麼能源,水及糧食都能免費的提供給所有的人類。如果能結束暴政,地球上沒有人必須忍受匱乏,飢餓或者挨凍之苦。願這許多和平工作者沒有白死!來自迦薩的呼聲和這個地球的呼救聲不再被充耳不聞。日本的災難驚醒了數以百萬計的人們。讓我們全世界一起來建造一個有生命價值的未來。

 

以生命之名

以所有孩子之名

以一切眾生之名

 

 

更多的資訊:

Institut für globale Friedensarbeit (IGF), Tamera

Monte do Cerro, P-7630-303 Colos, Portugal

Tel: +351-283 635 484

Fax: +351-283 635 374

 

eMail: igf@tamera.org

www.tamera.org

 

Kommentar schreiben

Kommentare: 0

  • loading